<cite id="bb955"></cite><var id="bb955"><span id="bb955"></span></var><ins id="bb955"><noframes id="bb955"><cite id="bb955"></cite>
<ins id="bb955"></ins>
<ins id="bb955"></ins>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資訊創業故事正文

曾為周鴻祎賣關鍵字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3-07-31 瀏覽次數:799

當年還是“屌絲”的張艷彬給田溯寧開過電話吧,又替周鴻祎賣過關鍵字,后來選擇創業并把公司賣給樂友,對于不安分的他,故事卻剛剛開始……

2009年,張艷彬從樂友營建中心總經理的位子上離職之后,休息了一段時間。“反思。公司有大公司病,我自己肯定也有問題。”

一年之內將樂友直營店從16家開到61家,奠定了樂友在嬰童行業的優勢地位,張艷彬自認為對樂友有功。但他的行事風格與樂友的企業文化格格不入。“張艷彬的性格,不適合給人打工,適合自己干點事。”他最早的合作伙伴陳輝說。

張艷彬算是真正的屌絲,在逆襲的道路上不斷嘗試。他給田溯寧開過電話吧,幫周鴻祎賣過關鍵字。后來進入嬰童行業,摸爬滾打十來年。離開樂友之后,為了讓女兒玩得開心,他開了個兒童樂園。有一天他忽然發現,這或許是可以干一輩子的一個好生意。

張艷彬在北京的辦公室離嘉文樂園鳥巢店很近,幾步路就到,他沒事就過來轉轉。“嘉文”是他女兒的名字。這個1000多平方米的兒童樂園,色彩斑斕,充滿了孩子們的笑聲和叫聲。這樣的樂園,目前張艷彬在全國開了40多家。

“給別人打不了工,這是真正屬于我的事業。”他說。

賣給樂友

張艷彬進入嬰童行業純屬偶然,“當時就是為了有點事做。”但是從嬰童用品到影樓,再到兒童樂園,他每次轉型都踩到了點兒上。

上大學時,張艷彬曾在中關村幫人賣筆記本,當時的老板叫陳輝。陳輝現在已經退出江湖,在家相妻教子,還投點小項目。電話里,陳的聲音拖著長長的尾音:“那陣兒他還上學,說話有口音。當時來的時候我們談好了,一個月不出貨就走人。跟他一起來的那幾個大學生,都賣出去了,就他點兒背,一個生意也沒有。最后我甩給他一個客戶。”但這并不妨礙陳輝對張艷彬的欣賞。

2004年底,陳輝剛生了孩子,老買嬰童用品,發覺這是個很好的市場。那時候,嬰童零售這個細分市場在零售業態中剛剛分離出來,加上“非典”對網絡購物的推動,出現了一批嬰童用品公司。紅孩子剛成立幾個月,麗家寶貝也剛干得有點起色。

陳輝對張艷彬說:“咱倆干兒童用品吧。”張艷彬關掉了自己賣關鍵字的小公司,次年4月份,寶貝在線成立。法人陳輝,張艷彬是總經理,公司業務是兒童用品的目錄訂購和網絡銷售。

陳輝總共投在寶貝在線有500萬元。他們在農科院科海福林大廈租了個500多平方米的半地下室,招了50多人。“我是公司總經理,有自己的辦公室,沒這個大,”張艷彬打量下自己現在的辦公室,“五六個平方,我覺得挺不錯,有派頭。”那年他25歲。

陳輝基本不管,公司大大小小的事都是張艷彬打理,“他就派了一個會計一個采購看著我。”

公司銷售的嬰童用品有上萬個SKU,張艷彬很快就全都弄清楚了。還要管理50多名員工,“太年輕,也不懂管理,連司機都敢跟我對著干。”有一天半夜,他睡得正香,接到派出所的電話,讓他去一趟。“真害怕,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公司的5個司機喝酒鬧事,把派送站的12個保安都打趴下了。

第二天,張艷彬把這幾個司機全部開除。

這件事之后他給自己定了一個規矩,絕不跟員工搞得太熱乎。

一開始公司運轉還不錯,利潤有七八個點。每個月銷售額五六百萬元,能有幾十萬的利潤。后來紅孩子率先融資成功,2005年底北極光就投了250萬美元,緊接著樂友也融了1100萬美元,麗家寶貝不甘示弱,拿到1100萬元人民幣的銀行貸款。

這三家公司開始瘋狂打價格戰。

寶貝在線的利潤驟降到兩三個點。利潤低,賺不到錢,就得擴大銷售量。張艷彬決定多印商品目錄,目錄發完了,訂單也多起來。但這也是件難過的事,沒錢進貨。“一車奶粉幾萬、十幾萬,還不能賒賬。”

“開始的時候不知道找投資,其實也根本不具備找來錢的可能性。”樂友董事長胡超是美籍華人,胡適的后代,舊金山大學畢業。她老公龔定宇是微軟中國區戰略發展部的負責人,哈佛大學畢業。紅孩子背后的支持者是慧聰網的郭凡生。張艷彬掰著手指頭細數競爭對手們的來路,得出的結論依然是:“沒法比。”

打不過,就賣了吧。張艷彬準備給寶貝在線找個靠山。給麗家寶貝打電話,不理他;跟紅孩子的徐沛欣見面,說不需要。

“當時挺難受的,得活下去啊。”寶貝在線有個員工是從樂友跳槽過來的,把胡超的電話給了張艷彬。張艷彬一打電話,兩人很投緣,很快就約在四惠橋遠洋天地的一個會所見面。

并購談得很順利。很快,張艷彬成了樂友的小股東和正式員工。

并購過程中有個讓張艷斌一直津津樂道的小插曲。整個過程中都是他和胡超在談判。收購價格、人員安置等細節都談妥了,胡超忽然發現張艷斌不是公司法人,代表不了寶貝在線。她擔心這場談判是白費功夫。

到了簽字那一天,寶貝在線法人代表陳輝來了,痛快簽字,沒有二話。

胡超很震驚。

陳輝對張艷彬的信任,來自另一樁“未遂”的并購事件。當時,還有一家叫“幸福貝貝”的公司想收購寶貝在線。幸福貝貝的業務模式和樂友、麗佳寶貝類似。這家公司的老板看中了張艷彬,想把他一個人挖過去,讓張艷彬自己開價,還答應給他配輛奧迪。

張艷彬說:“這事我不能干。”

后來這件事傳到陳輝的耳朵里,他說:“我對他百分百放心了。”

“如果發現本網站發布的資訊影響到您的版權,可以聯系本站!同時歡迎來本站投稿!

?
?
精选一肖一码图片